新華社日內瓦10月4日電(記者 施建國、王昭)“我第一次去中國是1984年,到上海看望一個中國朋友。在上海逗留近一個月期間,我只碰到了兩個在中國做生意的外國人。”弗朗索瓦談起30年前去中國的經歷,依然記憶猶新。
      弗朗索瓦年近60,高高的個子,黑邊眼鏡後是一雙深邃的眼睛。他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(聯辦)工作已經15個年頭,目前是負責電臺的官員。在聯辦走廊里,經常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。
      “當時中國改革開放不久,許多瑞士人對中國感到既遙遠又神秘。我第一次去中國時,我母親還再三提醒我要註意安全。”弗朗索瓦樂呵呵地說。
      自那次初訪後,中國像一塊磁鐵深深吸引著弗朗索瓦。至今,他已到訪中國數十次,或旅游,或看望朋友,足跡遍及北京、上海、雲南、廣西、貴州、西藏等地。他對中國有著較深的認識,也喜歡跟中國同事談論中國的事情。有時,他會帶自家製作的中式點心或剛得到的中國茶葉讓中國同事嘗嘗鮮。
      “中國發展太快了,在其他國家要數年才能完成的工程,在中國一年甚至幾個月就做好了。中國不少城市,隔幾年再去往往會認不出來,像變了一個城市。”弗朗索瓦感嘆說。
      “當然就像世界上每個國家都有自己要解決的問題一樣,中國在發展過程中也有它自身的問題。但像中國這樣一個人口眾多的國家,能較好地解決民眾溫飽問題,並使他們逐步富裕起來,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。”他說。
      第一次到中國時,弗朗索瓦對中國有女公交司機感到驚訝。“那時候,瑞士幾乎沒有女性從事這個行業。”自那以後,每次到中國,弗朗索瓦的最大樂趣就是在中國城市的大街小巷隨處轉悠。起初,弗朗索瓦經常會遇到中國當地人看到“老外”的驚奇眼神,偶爾還會碰到一些人上前盤問。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人們對“老外”的身影也習以為常,不再過分關註了。
      “我最喜歡逛中國的早市。人來人往,生意人招呼買賣,顧客討價還價,很有樂趣。”弗朗索瓦說,“早市像一面鏡子,透過它能看到老百姓日常生活的變遷和對幸福生活的追求。”
      當然,弗朗索瓦對中國的問題也有獨到見解:“中國一些地方管理部門工作散漫,要辦成一件事情很不容易,尤其對我們外國人來說。”
      另外,現在一些中國年輕人比較浮躁,物質欲較強。“他們對中國悠久歷史和古老文化一知半解,而對西方的生活方式過於迷戀,但他們並不真正瞭解西方。”弗朗索瓦說。
      弗朗索瓦計劃不久後再去中國,去看望中國的朋友,看看中國的新變化。  (原標題:弗朗索瓦眼中的中國變遷)
創作者介紹

教練alvin

oc51ocga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